【特稿】从“玩物丧志”到学霸冠军

来源: 西部商报日期:2017年03月29日

  原文来自《西部商报》。

  原标题:从“玩物丧志”到学霸冠军 “刀爷”们的“电竞江湖”你真的不懂

  导读 

  容纳千人的兰州红星电子竞技俱乐部内几个被业界称为“大神”级的男孩,正目不转睛地注视着眼前的电子屏幕,呐喊、沸腾——他们指尖如飞,在键盘上敲击,执着于手速和节奏操控,不顾一切地训练自己的头脑和团队战术,向电竞的更高荣誉前进。

  电竞选手就像一个个齿轮,无数齿牙互相摩擦博弈中推动着电竞产业这架庞大的机器,呼啸轰鸣。

  西部商报首席记者  唐学仁

 职业电竞男孩 本版图片由西部商报记者 丁凯 摄

  圈子里的“大神” 游戏中杀敌无数获得无数勋章

  戴上耳机,点击鼠标,张炼迅速进入到角色。这是一双灵巧的手,最短的时间里在坦克的电光石火间把箭头移动到屏幕上任何一处想要的位置。刚一上线,屏幕左侧闪出一连串的问候“大神好”。“你看张炼已经是这个游戏圈子里有名的人物了,玩家都知道他,只要上线就有很多人问候。”在一旁指挥的李家金夸赞道。“你也一样啊,刀爷的名字比我更响亮。”张炼反过来调侃李家金。

  两人互侃的功夫,张炼的坦克已经挨了敌方炮火的攻击。“你再看,有点名气的人只要一上线,很多人都会打他。”李家金说,不管是挨打还是主动问好,这就是这个圈子里对张炼最大的认可,上线就被炮火攻击也算是这个圈子里最特别的问候方式。

  身为兰州红星电竞队的队长,张炼凭借这双手,在游戏中杀敌无数,获得了无数勋章。去年,他带领的兰州电竞队参加“2016坦克世界TOP1超级杯线下总决赛冠军争夺战”,这也是YATO在国内第一个线下总决赛,张炼和队友获得了冠军。当他用这双手把自己签名的T恤抛向台下时,上千名观众张开双臂,高喊他的名字,为他欢呼。这并不是张炼第一次当明星,在这之前的WGL(坦克世界)全球总决赛中,张炼作为中国电竞队队员,在李家金的指挥下,获得过世界亚军。这是“坦克世界”游戏全球性最大的赛事,全球五大地区12个国家的电竞队参赛,难度可想而知。

  23岁的张炼如今还是个大四的学生,从小就喜欢打游戏。那时他并没意识到,在接下来的这些年里,电子竞技会以近乎裂变的速度,扩散到每一间大学宿舍、每一家网吧。一年前,“坦克世界”这款热门竞技游戏的注册人数已经突破一亿人。端游时代多年积累的技术和比赛经验,让张炼在5年内很快成为“坦克世界”这款新游戏圈子里有名的玩家。

  赶上好时机 短短几年电竞行业发展迅速

  这些在游戏中走过红毯的明星进入职业战队前,更多时候会被人归纳为“网瘾少年”“宅男”“坏学生”,或者“失败者”。“其实不是,这是误解。”张炼不仅是电竞高手,即使是在学校,他也是学霸级人物。游戏世界里队长的综合协调能力体现在现实中,相反,现实里的组织管理能力也投射在游戏世界里,两者相互调动。这也是张炼成为兰州红星电竞队队长的原因之一。

  张炼说,和很多电竞选手一样,他最早也偷偷跑去网吧,被家人发现打骂过。直到自己拿到冠军后,他意识里的电竞早已不是玩游戏这么简单。

  短短的几年间里,电竞行业经历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坦克世界”这款游戏彻底改变了中国电子竞技行业的格局,张炼庆幸自己坐上了一班“昂首电竞”的快车。

  “现在中国电竞不管是《坦克世界》还是《英雄联盟》,各类竞技游戏都获得飞速发展。职业战队组建、大型比赛运作、电竞平台的运营都风生水起,许多年轻的在校生都成为了这一行业的新鲜血液。”张炼说,他之所以在电竞行业吃香,就是赶上了好时机。与单纯的打游戏不同,如今的电竞比赛直播已经成为常态,动辄就有上百万观众同时在线观看。2016年,游戏“坦克世界”全球总决赛的观众人数甚至超过了同年的NBA总决赛。

  每天盯着电脑屏幕研究,张炼也会觉得孤独和枯燥,不过,每当这个时候,他会静下心来放松,比如陪女友逛逛街,去吃汉堡。

  “刀爷”“恨”  圈子里每个人都有个性外号

  行业内普遍认为,选手一旦超过25岁,身体反应明显下滑,不再适合战斗在一线。但34岁的李家金从不会这么想,在兰州红星电竞队,他是年龄最大的一个,十多年电竞职业的经验,让他在这个行业成为了亚太地区最强指挥家。

  当兵出身的李家金对军事游戏情有独钟。他眼中的“游戏意识”是一种直觉,比赛打得多、看得多、想得多,意识自然就强了。加入兰州红星电竞队之前他曾是国内另一家电竞俱乐部的指挥。说起游戏世界,李家金很兴奋,这是他擅长且喜欢的。李家金印象最深的是,他在2016年指挥WGL全球总决赛中,与波兰比赛3:1落后的情况下,他杀伐决断,战术调整,连拿4分翻盘,以5:3夺取了世界亚军。事实上在这之前,他指挥的战队在亚太地区的最高赛事中曾拿到过多项冠军。

  李家金总爱提及一件趣事,是每次大赛前集训时,关于他自己每天15小时训练。李家金说,“坦克世界”是军事游戏,讲求指挥和团体协作能力,这个时候指挥就显得相当重要。事实也证明,除了无意间得到“亚太电竞最强指挥”的称号外,他还有个外号叫“刀爷”。

  和张炼一样,“刀爷”上线,迎来的问候照样是一顿炮火攻击。之所以成为刀爷,很大程度上归功于他的指挥向一把尖刀,往往会在不经意间插入敌人的心脏,防不胜防。在这个圈子里每个人都有个性特殊的外号。比如张炼的外号“恨”。最开始只是简单的用14个恨字注册了ID号,直到他在这个圈子成为明星的时候,别人自然联想到他的战队又准又恨。

  在兰州红星电竞队,年龄最小的石瞿华只有19岁,外号叫“天才少年。”他的名字和能力一样,往往会在战斗中起到不可替代的作用。“他操作技巧灵敏,反应快,意识也好。”电竞队所有人对这个小队员赞赏有加。

  被误读的电竞业 常被认为“玩物丧志”

  在兰州红星局俱乐部里,队员大多是正在读高中和大学的孩子,他们来自全国不同地方。在与家长的交谈中,俱乐部经理刘旻发现,因为无法阻止自己的孩子玩游戏,许多大人对电竞这个行业有诸多的误解。每次“招新”时,刘旻经常被家长怀疑俱乐部是不是传销组织。这一被偏见击中的电竞,往往被简单地定义为“沉迷游戏”“玩物丧志”“不思进取”。标签化的评价始终存在,却有失公允。

  “人们只关注到他们将大部分时间用于打游戏。没错,电竞游戏需要大量时间磨练技艺和配合。而且,大部分战队都有严格的时间表。但换句话说,他们并不是沉迷,而是执着于热爱,且相当自律。实际上电竞已经是一种职业,可以稳定拿酬薪的职业。现在大学里都开始涉及电竞专业了。”刘旻说。

  然而,不可否认的是,电竞这个圈子正在经历着爆发式的扩张。不仅电竞玩家增多,观众也在增多。许多玩家刚入这行的时候,遭到了家里强烈的反对,但是在逐渐站稳脚跟甚至打出名气后,家人都慢慢支持了,甚至会有亲戚朋友向他们索要签名照。

  30出头,身材有些微胖,穿着西装的李兆麟在兰州本土是个老牌电竞队员了。几年前CS游戏流行的时候,他不但开馆,并组建战队还几乎拿到了这款游戏所有赛事的冠军。“近几年,电竞爱好者的数量呈指数级增长,电竞产业每年所创造的价值也是屡创新高。但是国内电竞产业的商业化还没有达到其他竞技赛事的水平,也还没有形成完备的产业链。目前,游戏经营 、赛事加直播模式和直播平台渠道是最受关注的垂直走向,而电竞与影视、音乐、动漫领域的链接合作也正在萌发当中。”身为俱乐部董事长的李兆麟提到游戏就兴奋,对自己喜爱职业的执着,让他在半夜熟睡中突然为赛事惊醒。

  正如他期许的一样,电竞行业正在从小众亚文化演变为当今年轻人的主流生活方式之一,并逐渐建立起成熟、完善的体系。大量与竞技行业相关的职业应运而生。于是学习管理的他辞去了在北京的高薪职业后,在兰州投资建起了甘肃第一个电竞平台。

  “这或许是电竞玩家们遇到的最好时代,他们值得更多鼓励和支持。”李兆麟说,他正在期待着电竞“泛文娱”发展的未来,在这之前他早就做好了电竞产业链发展的铺垫,这既是机遇也是挑战。

赛事日历
loading.
14 15 16 17 18 19 20

中国区WGL你是否期待?

关闭